共和国追梦人 | 他是故乡中的旅行者

2019年04月18日16:47  来源:济宁新闻客户端  作者:李统帅 王心融

天龙八部私服讯(记者 王心融 李统帅)5年以来,孙建涛似乎一直在路上。从拍客团到后来的泗水县微公益协会,他与团队成员的足迹遍布泗水县592个村庄4700多个贫困家庭,严寒酷暑,岁末除夕,越是泥泞崎岖的地方、越是贫困落后的家庭中,越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他是泗水县微公益协会会长孙建涛,他“顾家”却又“不顾家”,他是自己故乡中的旅行者。

起——契机是一次采风之旅

2013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孙建涛与他的齐鲁拍客团外出采风,走进泗水县南部山区一个破旧的农家,在那里拍下了母亲与哥哥罹患精神疾病,家庭无力抚养的两岁女孩娇娇。面对突然造访的孙建涛一行人,孩子的表情充满了惊恐,咔嚓一声,这一幕被记录在镜头里,也深深地刻在了孙建涛的心里。

离开这个院子后,孙建涛始终牵挂着小女孩,随后的几天,他多次去女孩的村里走访调查,并把娇娇的情况发布在网上,多方寻求爱心人士帮助。终于在一家爱心企业负责人的资助下,协会把小娇娇从原生家庭中接出,送到县城一家公益民办寄宿学校,并表示负责承担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的所有费用。

一张行旅中的照片,一次自己发起的爱心捐赠,让孙建涛意识到,他能做的,也许不止有这些。“摄影能拍出好的作品来,同时能改变一个家庭、一个孩子的命运。”经过一年的前期筹备,孙建涛下定决心,将拍客团全面转型,投入到公益事业中去,为贫困学生和社会爱心人士搭建一座长期的救助桥梁。

2016年,孙建涛的“泗水县微公益协会”在泗水县民政局注册成立。从那时开始,一个孩子、两个孩子、三个孩子……孙建涛和他的志愿者们帮扶的孩子越来越多。

“娇娇,现在上学呢,上二年级了。”当记者问到娇娇的现况,孙建涛不假思索地回答,他还能讲出许多孩子们的故事,每一位都令他记忆犹新。这是因为从2015年起,泗水微公益的志愿者就对泗水县的五百多个乡村进行拉网式筛查,为每个受到帮扶的孩子建立详细的帮扶档案,定期回访并拍摄留念,一张张彩色打印的照片,记录着孩子的成长、变化的每一步,从怯懦迷茫到面带笑容,孩子们的蜕变有目共睹。

△档案室里厚厚的资料,既是孩子们的故事,也是一部记录着孙建涛团队历程的纪录片。

不仅如此,泗水县微公益协会也为每一家捐赠的企业建档,每一次活动的落实也都由参与人员签名记录。正由于这样的细致与踏实,得到了众多志同道合的志愿者信任,并自发参与到这个大家庭中来。“这里面,有党政机关工作人员,也有爱心企业家,既有刚毕业的大学生,也有工作多年的老师。”孙建涛说,大家都是奔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到协会,为改变困境孩子的命运不断努力。

承——五十万里路的爱心之旅

5年的时间,累计行程50多万公里,走访了592个村庄的4700多个贫困家庭,为1763名符合资助条件的少年儿童建立了详细的帮扶档案,完成了1400多名困境少年儿童的“一对一”帮扶工作。孙建涛说,我们虽然是做公益的外行,但是我们的每一步都能看见,每一步都脚踏实地。

△孙建涛走过的泗水县地图,比起上一次我们见到他,墙上的爱心又多了数颗。

“就像我,是从部队复员回来参加工作的,然后成立了这个协会。”孙建涛介绍,目前协会的在册志愿者中三分之一都是共产党员,骨干成员中更是有一半是共产党员。协会成立第二年便成立了党支部,同时由上级党组织选派了“第一书记”和“党建指导员”,充实到工作中去,带领着协会进行党建工作,对接政府、企业资源。这不仅在泗水当地的公益组织中尚属先例,在全省范围内也并不多见。

△微公益协会党支部合影。

由于事无巨细的管理,协会的工作量比较繁琐。“特别是在每年的大年三十这一天,往往到了下午还没有结束工作。其实,我们是希望春节前能将物资送达,让受助家庭都能过个好年。所以在这个节点要突击工作,将这一年的计划准时完成。”孙建涛举了今年除夕送棉被的例子,他说,协会的秘书长正是党支部“党建指导员”, 每天都要带队下乡,大冬天的,即便是发着高烧,早上在诊所打完针,紧接着又上车到孩子家中去对接,一天对接活动结束晚上再打一针。

党员志愿者亲自带队下基层,走进各个村庄,各个家庭,始终坚持在一线。不好走的路,党员开车;最偏远的家庭,党员对接;不好攻下的资金难题,党员亲自上阵。党员在协会的发展中发挥着独有的带头引领作用。

孙建涛一直称泗水微公益的志愿者很外行,没有人是专职做公益的,每位志愿者都有各自的工作。但是,在泗水县微公益协会,这些“外行”志愿者会围挤在一室之内,一针一线为贫困家庭缝制棉被;会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乡间小路上,风里来雨里去地挨家摸排,采集受助对象的信息。正是这群不流于形式、不带功利性的“外行”,将每一位困难学生完成学业作为自己的目标,将每一位孩子的成长当做自己的礼物。50多万公里的爱心之旅,他们一直在路上,并且将会一直走下去。

转——家是旅店 爱在旅途

“和别的公益组织不同,我们只有186个志愿者。真正的主力队员,也就在30多个人左右。因为太累了。”孙建涛声音不大,和和气气的,语气流露出几分无奈。他说,协会在一个乡镇有个分会会长,他是曲阜人,在泗水工作,将全部的休息时间全都用在贫困孩子身上,陪伴自己家人的时间却少之又少。周六周末总是见到他的家属带着孩子来协会找他,因为他基本不回家,家人只能来这边探望。

他为别人的家庭叹气,对自己的家庭却一带而过。其实,微公益协会中的每位成员,基本都面临着相似的难题。孙建涛的妻子曹冉曾说,“丈夫是个优秀的公益人,却不是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。家就跟旅馆似的,仅是个睡觉的地方。几乎每个周末都不在家,每天一早出门、晚上十一二点进门。”

“前两天,协会里给受助孩子开家长会,我进门的时候就突然想到,自己从来没有去开过自己孩子的家长会,孩子的事也基本没管过。”孙建涛垂下头陷入了回忆中,他说,家里人刚开始也不理解,也曾有过抱怨,后来也都理解了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“因为我们有家庭,如果我不去管,孩子有妈妈,有爷爷,有姥姥。但是我们农村的这些困境儿童,如果我们不去管,那可能他的身边就没有能够用心照顾的人了。”


△孙建涛在为长大的娇娇过生日。

“我们对他们有一份责任。”孙建涛最后这样总结。他将自己的亲情放大,把这份爱给了更多的孩子,用自己的一腔热爱为需要帮助的贫困孩子圆梦。于是我们看到,在娇娇走出原生家庭,得到救助之后,面对新生活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,是朝着孙建涛叫出的一声“爸爸”; 于是我们看到,家人成为了他的后盾,孙建涛的微公益之旅越走越远,越走越宽。

合——带孩子们踏上“放飞梦想”旅程

“这次从北京回来,孩子说一定要考上清华。”这是一位受助高中生的家长发给孙建涛的微信,她的孩子,刚刚参加了一场微公益组织发起的“放飞梦想”旅行学习活动。

△“放飞梦想”北京之旅。

2017年,孙建涛的泗水县微公益协会开始逐步转型。“贫穷不仅会制约孩子们的物质生活,还严重制约了孩子们的精神世界。”孙建涛说,孩子的需求,往往不是物资,而是精神上的指引,感情上的陪伴。“以前服务孩子,都是协会有什么就给什么。随着对孩子们深入了解的多了,我们就努力开始转变思路——孩子们想要什么,我们协会就应该给孩子们什么。”

于是,协会推出“微爱1加N成长计划”,为所助的每一位困难儿童量身定制帮扶项目。“放飞梦想”活动正是为了开拓眼界,学习常识,带着孩子们在旅行中学习,提高孩子们适应社会、开展人际交流的能力,让孩子们从小就懂得——这个世界很大,我能翱翔的天空,其实很广阔。

孙建涛给记者看了自己手机里上周末刚刚结束的泰安之旅的照片。孩子们脸蛋黝黑,扬起笑容像是迎着阳光的稚嫩葵花。“从哪里出发、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、谁来带队、参观哪些景点、孩子出现特殊情况怎么办这些问题都要考虑进去,这其实实施起来非常难。上次去北京,短短5天的行程,光是策划书就写了整整47页A4纸。”

旅途似乎是一个延续。孙建涛在旅途中“踏遍故土”,多年来植根公益事业;孩子们在旅途中“放飞梦想”,立志看看更大的世界。两年多的时间里,先后有300多名孩子在协会的帮扶下来到日照、济南和首都北京。 “由于孩子们长期生活在农村,再加上家庭的不幸,性格大都比较内向,敏感自卑,不善表达。”孙建涛欣喜地看到了孩子们回来后发生的变化,出去这一趟,他们能在旅程中互相帮助,互相交流,能够变得外向、开朗、更加信任他人……

“2019年是个挑战。”孙建涛说,今年微公益协会已筹款超过420万元,项目体量超出了前几年的总和,工作量也是成倍的。“我们预计为协会的孩子建设100个‘温暖小屋’,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学习生活环境,还要带1000个孩子‘放飞梦想’。”这位公益之路上的旅行者又将踏上不停息的旅程。

济宁新闻客户端下载手机天龙八部私服
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,0条评论
发表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版权及免责声明:本网所转载稿件、图片、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、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([email protected])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关注天龙八部私服微信

微信

微博

手机天龙八部私服

济宁新闻客户端